军事-AOSIJIE.JIWENBO.TASIQI.COM域名出售

王宇翔:商业航天产业链仍需形成商业闭环

2024-01-24 00:00:00

“我国商业航天离真正的商业化还有较长的路要走,火箭、卫星、发射场等各角色都需要寻找自己的商业闭环逻辑。”航天宏图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宇翔在接受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专访时说。

他认为,卫星对火箭的需求,是火箭实现商业闭环的关键。“北京应该在支持商业火箭发展的同时,注重对商业卫星的支持,培育对商业火箭的需求,才能形成更好的商业闭环。”

2023年底,商业航天首次被写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今年1月21日,北京市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加快发展新质生产力,促进新能源、新材料、商业航天、低空经济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

王宇翔作为科学技术界别政协委员,在今年北京两会期间带来了3份与商业航天有关的提案。他认为,发射场数量和规模与商业航天发展需求之间存在“滞后性”,体制内也尚未形成真正意义上的卫星运营。因此,建议加快建立独立的商业卫星发射场,政府继续出台鼓励商业卫星运营的政策。

卫星“订单”是商业火箭商业闭环的关键

贝壳财经:北京市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要加快发展新质生产力,促进商业航天、低空经济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对此,你怎么看,商业航天未来的机遇如何?

王宇翔:发展商业航天等新质生产力是推动我国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动力。2015年到2023年的8年属于中国商业航天1.0时代,从火箭、卫星、发射场到下游需求,都形成很好的突破。但离真正的商业化还有较长的路要走,现在可能只是2.0时代的起点。中国商业航天公司尤其是火箭公司的商业化刚刚开始。火箭公司、商业卫星公司、发射场等各个角色都需要寻找自己的商业闭环逻辑。

贝壳财经:你今年的3份提案分别关于商业化卫星发射体系、通导遥融合应用星座、卫星互联网频率申请等,为何带来这三份提案?

王宇翔:这三个问题是制约当前商业航天发展的关键问题,都很迫切,是三个维度上的问题,难以相互比较重要性。商业航天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这三个问题,哪一个不解决都会影响全局。

贝壳财经:你预计未来10年中国商业火箭核心受益于卫星星座建设,市场空间将达千亿规模。你认为北京如何抓住这一机遇并形成商业闭环?

王宇翔:商业火箭的核心动力来源于各类卫星,特别是商业卫星建设的需求。商业火箭过分追求发动机的“推力”“比冲”,太过于技术。对商业火箭的需求或“订单”,才是商业火箭实现商业闭环的关键。北京应该在支持商业火箭发展的同时,注重对商业卫星的支持,以培育对商业火箭的需求,才能形成更好的商业闭环。

卫星应用不充分待解,建议建立独立商业卫星发射场

贝壳财经:有观点认为,随着时间推移,卫星企业会陷入价格竞争,你怎么看?

王宇翔:价格内卷只存在于自由竞争初期,随时间推移,竞争格局会逐渐清晰有序,资源会逐渐集约。

贝壳财经:发射场和涉及后期运营环节的卫星应用,在你看来是制约低轨卫星发展的主要环节?

王宇翔:是的。一是发射场数量和规模难以满足蓬勃发展的商业航天需求,建议加快建立独立的商业卫星发射场。二是体制内尚未形成真正意义上的卫星运营,由于卫星数量较少,早期由卫星用户自行运营,后期卫星运营和卫星用户脱节,都导致卫星应用不充分,建议继续出台鼓励商业卫星运营的政策。

贝壳财经:你在提案中也提到北京卫星互联网应用规模的问题,卫星应用尚未形成规模化的原因有哪些?除技术能力外,还有哪些渠道可以拓宽卫星应用场景?

王宇翔:我国已突破卫星应用关键技术,但卫星应用尚未形成规模化,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空间基础设施规模不足,二是应用技术的综合能力不足。巨型星座依托庞大的卫星数量,能够提升天基系统的弹性,实现全球覆盖、高频重访、快速响应等应用需求,加速卫星应用商业化。

贝壳财经:你建议打造集卫星应用、卫星研制、运载研制和运载发射“四位一体”的商业航天发射生态集群。对此,需要哪些政策加持?

王宇翔:政府的支持有两个方面:一是通过国资和社会资本共同出资,大力增强航天业的经济体量和产业规模。当前中国航天经济体量和产业规模较小,很难形成具有广泛影响力的产业形态。二是通过给予订单扶持,实现各级政府降本增效的同时,带动整个产业链发展。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韦英姿 白昊天 罗亦丹